华为回应轮值董事长徐直军离职传闻:谣言!

2月2日,针对近期关于华为公司轮值董事长的谣言,华为公司发言人正式做出回应称:网络谣言毫无根据,无事生非,严重干扰了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先生的工作和生活。对造谣传谣者,华为将依法采取措施。

相关阅读:

近日,一名认证为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员工的在职场社交平台脉脉发布信息称,听说徐直军将有重大变动。而一名认证为“前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员工”的脉脉账号则称,“(徐直军)去上海微电子了。”

徐直军告别华为?

作者|周超臣

头图|虎嗅/周超臣

华为的瓜最近有点儿多。

先是上周(1月27日)华为正式任命消费者BG CEO余承东增任命Cloud &AI BG总裁(兼)、Cloud & AI BG行政管理团队主任、增任命Cloud BU总裁(兼)、Cloud BU行政管理团队主任。再加上此前已经揽进怀里的智能汽车解决方案 BU,一时间,余承东颇有大权在握的既视感。

而几乎是同一时间,另一则传闻则跟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有关,小道消息满天飞。

三天前,在匿名职场社交软件脉脉上,有一位认证为“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员工”的人写道:“你们都在关注大嘴(余承东)去哪,刚刚听到余承东去哪儿的小道消息,尿了。”一个认证为“前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员工”的账号在底下写道:“去上海微电子了。”

另有小道消息“佐证”称,经国资委批准,徐直军将被调到上海微电子(SMEE)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上海微电子成立于2002年,目前是国产光刻机的龙头企业,主要致力于大规模工业生产的投影光刻机研发、生产、销售与服务,公司产品可广泛应用于IC制造与先进封装、MEMS、TSV/3D、TFT-OLED等制造领域。华为与上海微电子最近一次产生联系,还是2020年6月的一则新闻称,“打破华为芯片僵局:华为与上海微电子签署协议,弥补中兴国际短板。”

另有传闻称,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已退出华为(也清退了华为股票),履职科技部副部长。

说得有鼻子有眼,让人在这个“传闻即真相”的时代不得不强打起精神,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加上徐直军1月刚结束轮值董事长任期,加上他力推的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和华为云BU最近都跑去了余承东手里,所以让这种传言更加难辨真伪。

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包括徐直军在内的三位华为轮值董事长是华为的“非卖品”,从1993年加入华为,徐直军已经效力华为28年了,这时候传出这样的传闻让人难以置信。

不过转念一想,过去两年再大的黑天鹅都见过了,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仅华为自身就飞出了好几只黑天鹅,包括为了生存卖荣耀、华为手机市场份额从2020年Q2的全球第一自由落体到了Q4的other里。一个人事调整、调动也就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了。

不过据多家媒体跟华为求证后,似乎都得到了否定的答案,一位华为员工告诉媒体,目前徐直军在内部管理系统的信息和账号还没有变动,徐直军仍挂在华为官网上。

凤凰网则通过一位接近徐直军的人士获得了徐本人的回应:“无稽之谈”。不过此报道已404。

而虎嗅今天(2月1日)通过一位华为内部人士确认,今天很多人都在公司见到了徐直军,“还在开年度会议呢。”

我曾在多篇文章里写过徐直军,这位华为公司轮值董事长“向来以活泼幽默的语言风格著称,并像他的名字一样直来直去。如果说华为有一个人的语言风格和做事最接近任正非的,或许也非徐直军莫属”。

另外,他也是少数敢在华为内部“叫板”老板任正非的人之一。

在《下一个倒下的会是华为吗》一书中写道:这位湖南籍的小个子精力充沛,敢于直言,商业嗅觉敏锐,“是只狡猾的小狐狸,鼻子尖尖的,总能先于他人闻到任何的机会”。

不仅如此,在华为2012年的一次常务董事会的民主生活会上,在对任正非的评价投票中,他是唯一一个给“老板懂管理”投了否定票的高管。

出生于1967年的徐直军,26岁加入华为。但关于他的百科内容极少,只有寥寥数语:毕业于南京理工大学,博士。现任华为公司副董事长。1993年加入华为,历任公司无线产品线总裁、战略与Marketing总裁、产品与解决方案总裁、产品投资评审委员会主任等。徐直军还缔造了包括无线产品等等一系列的产品和技术神话,欧美北电、朗讯、思科、诺基亚、爱立信等一些大佬级厂商接连被“挑下马”,如今已成长为业界NO1。

现在华为的大红人安徽人余承东也曾是徐直军的小老弟,余承东也是任正非批评最多的高管之一,自认为是“天马行空侠客派,激进派,不安分分子,鲇鱼,不大讨领导喜欢,与中国文化的和谐与中庸精神相悖”的余承东,在任正非的敲打下“活了下来”,并有了现在的地位。

在华为内部,任正非一直倡导“赛马哲学”——将军是打出来的,如果你要想快速进步,到非洲去,到艰苦地方去;你要想做“将军”,到上甘岭去,到主航道去。

徐直军对此解释道:“为什么打仗的时候最容易选拔干部?因为战争是残酷的,首先你要自己没死,你没死就意味着你带领的队伍打了胜仗,打了败仗你自己就被围掉了,你也就起不来了。时势造英雄,战争年代产生的干部是真正的以绩效导向为基础……”

无疑,过去两年,对被美国卡脖子的华为而言,是一场生死攸关的上甘岭战争。

在华为内部,任正非并不推崇巴顿将军、李云龙式的干部,他更欣赏艾森豪威尔,一个从将军到战略家、到统帅的领袖人物。徐直军和余承东无疑都是后者。

徐直军曾说:“过去我们管3000人的研发队伍都成天打摆子,现在7万人我管得好好的,管14万人对我也没挑战,每条线就那么多人,流程体系管理体系都一样,只要把一把手选好、干部培养好就行了……”

另外在华为,一个高级干部突然被任命为某个代表处代表、地区部总裁,或者去某个基层部门担任主管,已成司空见惯的现象。徐直军被派到上海代表处做代表,万飚曾被转任到俄罗斯地区部做总裁,徐文伟被下派到西欧地区部做总裁……大多是从管理上千人,甚至上万人的队伍,转任后只管几十、几百号人。

如果按照这个对表,如果徐直军去上海微电子属实,那么徐直军恰好再次上演了“大萝卜占小坑”,从管十几万人到管几百人(传闻上海微电子只有区区500人)。

在华为,烧不死的鸟是凤凰。或许这也是徐直军再往上升一级必须要走的路。与此同时,77岁的任正非则到了必须认真思考谁来接替他的问题了。

(责任编辑:贺锦格_NB1884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皇冠体育_新皇冠体育app_Welcome » 华为回应轮值董事长徐直军离职传闻:谣言!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