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男艺人,公开出柜了

60岁这年,洪朝丰公开了自己的性取向。

他宣布:自己由之前的双性恋变为同性恋。

“我想活在光天化日之下,开始我的新生命。”

舆论一出,又是惊艳四座。

作为香港四大癫王之一的他,言行向来被认为“疯疯癫癫”。

他曾穿女装拍摄杂志。

还公开在媒体面前表示,自己要改写《红楼梦》。

在此之前,他是香港新城著名的DJ和主持人。

主持题材颇广。

西洋乐、古典乐、怀旧金曲,均不在话下。

主持的《日月星辰》音乐节目,也成为香港九十年代最受欢迎的电台节目。

因此连续六年被评为十大最受欢迎主持人。

还在金庸剧中客串一些重要配角。

一时风光无两。

然后娶妻生子,完成人生大事。

这样一个星光熠熠的人,怎么就成人们口中的“癫王”了?

还在60岁之时公开自己的性取向?

“因为我是一个天生的双性恋。”

从小洪朝丰就发现,自己不仅喜欢女性,也喜欢男性。

意识到自己有同性恋倾向,源于18岁那次,他参加了一个合唱团。

按照约定,他们要到尖沙咀一起上船出发。

那天,不知是洪朝丰搞错时间,还是自己迟到,合唱团团员一个没出现。

他焦急地左顾右盼时,迎面走来一个中年英国男人。

上身蓝衬衣,下身牛仔裤,气质儒雅。

“我能请你去我家喝杯咖啡吗?”

一开口,十分友善的语气。

仿佛相识多年的老友,毫无生疏感。

洪朝丰焦虑的心情瞬间被抚平。

他点点头,答应了。

他跟着这个英国人回了家。

然后,“好像很顺理成章地发生了性关系。”

事后,洪朝丰忽然感觉自己很污秽。

觉得自己不应该做那样的事。

他觉得自己有同性恋倾向,但不认为自己的性取向有问题。

21岁那年,他在大学碰到了叶桂好。

一头黑发,随风飘逸。

满脸朝气,如春天里冒着嫩芽的树枝,散发着无尽的生命力。

他深深被叶桂好吸引,展开疯狂追求。

然后火速恋爱,于1983年结婚。

婚后,他们生了个儿子。

以二者的姓,给儿子取名“洪叶”。

婚后的日子,平淡如白开水。

他有点厌倦。

压抑已久的内心开始躁动不安。

1988年,洪朝丰背叛了婚姻。

他喜欢上了一个美国男人,背着妻子开始和那个美国人交往。

洪朝丰的世界像是打开了另一道门。

门的另一端,是快乐和自由。

他决定向叶桂好提出离婚。

而叶桂好,像是猜透了他的心思一般,抢先他一步说:

“这段婚姻让我不快乐,我要离婚。”

洪朝丰很吃惊,但没有追问真正原因。

也许,这正中他下怀。

二人分开后,洪朝丰开始正式和男人拍拖。

1991年,他和一个在纽约从事电影工作的香港人交往。

3个月后分手。

1995年,他和一个在台湾工作的香港人交往。

半年后分手。

1996年9月,他和内地一个男人交往。

恋情长达12年。

他承认,这是他最稳定,最持久的一段恋情。

原以为,他会和男友一生一世一双人。

直到一个人出现。

这个人,就是刘銮雄的前妻,宝咏琴。

宝咏琴,香港排名第二的女富豪,身价过10亿。

前夫刘銮雄,香港著名地产富豪。

坐拥无数家产和房楼。

家世背景如此显赫,宝咏琴该是锦衣玉食,吃穿不愁。

可惜刘銮雄太花心。

由他染指的美女,就有李嘉欣关之琳蔡少芬等香港小姐。

他出手相当阔绰。

给李嘉欣买房买楼,还会亲自爬二十几层楼给李嘉欣送吃的。

曾包下整个丽晶酒店给蔡少芬庆祝18岁生日。

资助关之琳开古董店,送名车豪宅。

而宝咏琴,这个曾陪着他白手起家的原配,却早已沦为丈夫花边新闻的陪衬。

刘銮雄整日不着家,不是忙生意,就是陪各路美人。

空荡荡的豪宅,只剩宝咏琴,以及“三大盏能霸气照耀大厅十张大圆桌的巨型水晶灯”。

她有数不尽的仆人,用不完的财产。

却没有一个能听她说心里话,为她抚平伤口的人。

1992年,身心俱疲的她,终于提出和刘銮雄离婚。

不久之后,她被查出乳腺癌。

6个月时间,她经过电疗和化疗。

皮肤烧伤,头发掉光,面容肿胀。

图来源:百度

好在2年后她挺了过来。

经历了婚变和病魔,宝咏琴似乎变得心如止水。

她不再奢望任何感情。

直到她遇见洪朝丰。

两个平行世界的人,因为一次采访,而产生交集。

1998年11月16日,洪朝丰受托于电视台,采访宝咏琴。

在香港香格里拉大酒店。

宝咏琴靠窗坐在沙发上。

阳光透过玻璃,折射到宝咏琴身上。

白皙的皮肤上顿时晕染着一层淡淡的暖黄色阳光。

像是从梦境里走出的美人。

洪朝丰看到眼前的宝咏琴,忍不住在心底惊呼:好美!

这是洪朝丰第二次被异性吸引。

身上久违的男性荷尔蒙被再次唤醒。

而谈吐幽默的洪朝丰,也在宝咏琴眼里成了致命的吸引。

他们相谈甚欢。

如久旱逢甘霖,滋润了彼此的心田。

访问结束后,他们又敲定了第二次访问。

这次访问地点,是宝咏琴的山顶豪宅。

一见面,洪朝丰就对宝咏琴说:

“我有男朋友。”

“我知道。”

说完,宝咏琴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她不介意。

洪朝丰很欣喜,他觉得自己找到了知音。

那一晚,他们聊了7个小时。

结束后,宝咏琴亲自开车,把洪朝丰送到湾仔。

海风透过车窗,拂动了宝咏琴的头发。

洪朝丰看得呆呆的。

下车前,洪朝丰突然吻了宝咏琴一下。

宝咏琴没有拒绝。

宝咏琴知道,他们彼此都沦陷了。

那几天,香港的夜空经常出现流星雨。

宝咏琴看着天空划过的流星雨,觉得如同洪朝丰的笑脸在空中闪耀。

她打电话给洪朝丰:“我很想你。”

两个星期后,洪朝丰邀请宝咏琴观看京剧演出。

在去看演出的路上,他们,第一次牵了手。

至此,隐藏在他们之间的“爱火”陡然升温。

洪朝丰日日思念宝咏琴。

他鼓起勇气给宝咏琴打电话:

“我可以去你家吗?”

“可以。”

洪朝丰第二次踏入这座山顶豪宅。

这一晚,他留下了。

和宝咏琴的关系也进一步加深。

他和宝咏琴的爱情,就像过山车。

有过惊险刺激后,就开始进入缓慢滑行的轨道。

洪朝丰很愧疚,他不知如何面对正在交往的男友。

思虑再三,他决定将这件事告知。

男友很不高兴。

但第二天,男友突然释怀。

他允许洪朝丰有一个女朋友。

“因为你不是喜欢上了一个男人。”

洪朝丰将关系挑明后,三个人竟然神奇般的和睦。

他们三人甚至相约一起去北京、上海等地游玩。

洪朝丰也有了“归宿”。

在北京,他就去男友家。

在香港,他就住宝咏琴家。

如此稳定的“三人关系”,让洪朝丰和宝咏琴的爱情熊熊燃烧。

他们开始在媒体前公开秀恩爱。

在洪朝丰生日那天,光是接吻,就在媒体面前吻了8次。

图来源:HKChannel

洪朝丰公开表示:

“她的皮肤很美,很青春……39年来,我第一次尝到什么是完美的爱情……”

宝咏琴也毫不吝啬对洪朝丰的夸赞:

“我和他的关系可以坦诚相待……他有上进心,又练功,又吊嗓子,又懂得艺术歌曲……他令我很快乐。”

高调公开后,洪朝丰和宝咏琴的恋情一时轰动香港。

无数人在谈论这对相差6岁的姐弟恋。

以及,他们更希望看到:一个富婆和电台主持人的爱情,能持续多久?

1999年9月,洪朝丰和宝咏琴去意大利游玩。

坐了一天的邮轮,洪朝丰头脑眩晕。

下船后,他们又赶坐巴士去佛罗伦萨看大卫像。

洪朝丰心情不错。

但宝咏琴十分反常。

一路上,宝咏琴冷着脸不说话。

洪朝丰不解。

看完大卫像,回到邮轮后,宝咏琴突然开口说话:

“刚刚去佛罗伦萨,一路的风景非常美。我本想和你分享,你却睡得天昏地暗,我感到很不开心。”

洪朝丰非常诧异。

自己只不过睡了个觉而已,怎么就这样了?

洪朝丰还想再说些什么,宝咏琴再次冷语道:

“回去我就开记者招待会,和他们说你是同性恋,宣布我们分手!”

这是洪朝丰小心翼翼维护的秘密。

如今却被宝咏琴像是扔了个垃圾一样,在地上践踏。

洪朝丰怒了。

他们掀起了一场“世纪骂战”。

那时的宝咏琴因为写自传《琴心集》,透露刘家隐私被刘銮雄控诉。

昔日旧欢恩怨,难免扯到新欢洪朝丰身上。

洪朝丰说:“我不怕她写我,她会写,我也会写,我已经写了10万字。她的故事,我相信很多读者都会感兴趣!“

图来源:广州日报

宝咏琴听闻后,愤怒又难过。

她真的召开记者会,声称自己被骗了。并率先公开洪朝丰的真实性取向。

图来源:广州日报

洪朝丰怎肯罢休?

他疯狂向宝咏琴“报复”。

在媒体接受采访时表示:

已经向宝咏琴列出一份费用清单,包括39条内裤和2张大尺度影片。

以及向宝咏琴追讨11亿元性服务费。

图来源:HKChannel

宝咏琴坚决不答应,她说,不会用钱来解决此事。

图来源:HKChannel

这场“世纪骂战”闹得满城风雨。

港民如吃瓜群众,看得不亦乐乎。

宝咏琴和洪朝丰却元气大伤。

尤其是洪朝丰,他的遗传躁郁症突然发作。

经常在媒体作出一些怪异举动。

甚至当着女记者的面换内裤。

图来源:HKChannel

有时还会换上女装,摆出妖娆姿势拍摄杂志。

图来源:HKChannel

至此,“香港癫王”的称号被洪朝丰摘下。

和蓝洁瑛、陈宝莲、蔡华枫齐名。

洪朝丰的癫狂行为,宝咏琴早有耳闻。

她既心痛又悔恨。

2000年3月,因抵不住思念,她打电话主动求复合。

洪朝丰很纠结。

因为那场骂战,两个人沦为香港市民茶余饭后的谈资。

他的秘密,像是生殖器被暴露在大众面前,一览无余。

他有些膈应。

但抵不住昔日情人苦苦哀求,洪朝丰还是答应复合。

不过,提出一个条件:

他们之间,不会再有性关系。

宝咏琴说,没问题。

破镜重圆,就算合的再好,也有条裂缝。

这条裂缝,不仅是因为当初他们身在舆论中心,被人看笑话。

还因为宝咏琴强烈的控制欲。

复合后,宝咏琴和洪朝丰去纽约玩。

在机场,洪朝丰不过是上厕所时间长了点,又挨宝咏琴数落。

到达纽约酒店后,宝咏琴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洪朝丰不敌困意,昏昏睡去。

醒来后,发现宝咏琴又开始冷着脸不说话。

晚上,他们到龙虾餐厅吃饭。

宝咏琴这才说话:

“下午本来想和你聊聊天,结果你又在睡觉,根本不理我。”

熟悉的对话,熟悉的场景。

洪朝丰突然感到巨大的失望。

宝咏琴根本改不了她的脾气。

她是女富豪,有无数的珠宝和财产。

最缺的,就是有个能谈天谈地的知心人。

她希望,褪去女强人的外衣后,也有人能懂她内心的敏感和脆弱。

可洪朝丰也需要被理解,被尊重啊。

凭什么都要围着宝咏琴转?

洪朝丰紧抿着嘴巴,一言不发。

只是一味地用汤匙搅动着眼前的餐汤。

一圈又一圈,一圈又一圈……

看得宝咏琴越来越害怕。

“你的躁郁症要发作了,我要给你的医生打电话给你加药。”

洪朝丰最讨厌他没发病时,别人说他有病。

他觉得受到了侮辱,愤然离席。

第二天,他就和宝咏琴提出分手。

这段地位悬殊的姐弟恋,终于在2000年9月宣告结束。

从此,他们就像两条并轨的平行线,生活在同一时空,却再无交集。

分手后,宝咏琴身体每况愈下。

2002年,她患上急性肾衰竭。

洗了4次肾,输了10多包血,才捡回一条命。

洪朝丰却彻底患上了“恐女症”。

他发誓,自己不会再交女朋友。

因为女人对他来说,太复杂,太难搞。

他处理不了那些细微的情绪变化。

2003年,宝咏琴在遗憾和孤独中离世。

洪朝丰却在“癫王”的路上越走越远。

他曾因躁郁症发作,被送到精神病院。

因拒绝吃药,身体被五花大绑。

图来源:凤凰网娱乐

人人都认为他是疯子,行为不正常。

洪朝丰日渐压抑。

他辞掉了电台工作。

和内地男友分手。

2017年,洪朝丰又患上舌癌,舌头被割掉三分之二,说话能力只剩60%。

一连串的生活打击,像是把洪朝丰按在泥地里,喘不过气。

洪朝丰一度想要自杀。

后来,没人再看到洪朝丰。

洪朝丰,似乎消失了。

再次出现,是2019年,他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一张照片。

僧袍加身,笑容温和。

他说,这次在泰国短期修行,很快就会回来。

2020年,已是花甲之年的他,如约回归。

他主动联系一家港媒,公开宣布自己的性取向。

以全新的、平和的自己去应对世人的目光。

曾有朋友问他:

“你有什么梦想?“

洪朝丰回答:

“没有,只想平平淡淡过一生,用我的灵魂,去爱人,被人爱。”

在生命的洪流里,洪朝丰癫狂半生。

经历过情欲沉浮。

也感受过大开大合。

好在,洪朝丰经历了红尘洗礼,“重获新生”。

往日种种,如过往云烟,无需再提。

正如他所说:“世界依然一片美好。”

作者:绿莹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皇冠体育_新皇冠体育app_Welcome » 那个男艺人,公开出柜了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