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艘货船被堵 疏通恐数周 苏伊士运河堵塞谁最受伤

随着苏伊士运河的阻断进入第三天,负责疏通堵塞的工程队伍警告,要挖出搁浅的巨型集装箱船,可能需要耗费“数周”之久。

3月23日,22万吨级的“Ever Given”号因沙尘暴影响而卡进了苏伊士运河的河堤。25日,两艘挖泥船抵达现场并开展疏导工作,但当日上午的解救巨轮计划失败了。参与救援的打捞公司Boskalis的首席执行官波多斯基(Peter Berdowski)称:“这可能需要几天到几周的时间。要想把我们需要的所有设备都运来,那可不是立刻就能做到的事。”

原本宣称两天内就能解决的苏伊士运河管理局表示,对该巨轮重新起航的预期已经推迟。该机构同时宣布,从25日起临时暂停所有船只的航行。据外媒数据,每多延迟一天,就有价值96亿美元的货物被截留。截至25日17时,遭遇堵塞的船只数量已经增加至238艘。

对长期停运的担忧已经开始推高货运市场的运价。海运业对冲基金Paralos的投资组合经理珀勒米斯(Demetris Polemis)表示:“苏伊士运河可能会被封锁更长时间的消息,让本已紧张的货运期货市场震荡了。波罗的海巴拿马型船期货前期涨幅超过10%,海岬型船期货较昨日低点涨幅超过15%。”

此外,能源咨询公司Wood Mackenzie表示,至少有16艘满载原油和精炼燃料的油轮被卷入了这场交通堵塞中。自运河关闭以来,WTI原油价格从23日的每桶57.76美元上涨60.02美元,涨幅为3.9%。

对国际贸易的影响

咨询公司荷兰国际集团(ING)国际贸易分析高级经济学家孔宁斯(Joanna Konings)称,苏伊士运河堵塞的直接影响将集中在欧洲-亚洲的贸易上,使本就紧张的供应链更加延迟,影响石油和成品油的供应。“这条航线对全球贸易来说意义重大,按吨位计算,每年约有10%的世界贸易量和9%的世界海运石油(相当于每天550万桶石油)会经过苏伊士运河。”她称。

孔宁斯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主要港口的承载力已经很紧张的情况下,如果(救援工作)只多耽搁一两天,不会(对全球贸易)产生重大影响。但鉴于通过苏伊士运河的集装箱运输所占的比例很大,而且其中制造业的投入所占的比例也很大,因此救援的延迟会有一些额外的干扰。 ”

而随着延误时间的延长,孔宁斯称,航运班轮可能会选择重新安排船只改走好望角的航线,但“这会直接增加三分之一的运输时间”。此外,航运班轮公司更改航线造成的持续影响,再加上集装箱短缺和港口装卸速度的限制,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内更为明显地体现在生产和贸易数据上。

英国特许采购与供应协会的经济学家格伦(John Glenn)表示,运河长期停滞有可能严重破坏供应链。“如果货物因堵塞而不得不通过非洲改道,这可能会使英国企业的交货时间延迟超过10天。”格伦说,“如果这种情况真的发生,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商品短缺和消费者的通胀价格上涨。”

印度出口组织联合会(FIEO)总干事兼首席执行官萨海(Ajay Sahai)表示,任何从亚洲运往欧洲的货物通常都要通过苏伊士运河。印度出口公司Galaxy Surfactants全球销售主管卡尔拉(Yogesh Kalra)称,受此影响,欧洲、美国和拉丁美洲的货物将被延迟1-3周。

而对苏伊士运河的拥有者埃及来说,这也是一桩赔钱买卖。据英媒报道,每日通过该航线的西行和东行运输合计价值达96亿美元,封锁运河的时间每加长一小时,埃及就会损失4亿美元。

另据埃及媒体报道,埃及当局正考虑对被卡在运河上等待通过的船只给予赔偿,但并未透露更多细节。业内专家估计,“Ever Given”号船主及其保险公司将面临来自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以及其他航运公司的巨额索赔。据英媒称,一般而言,从苏伊士运河穿行的费用高达50万美元以上。

俄罗斯和美国则或将成为苏伊士运河堵塞事件的赢家。咨询公司Rystad称,由于从中东进口的液化天然气(LNG)受到苏伊士运河堵塞的限制,俄罗斯能通过管道供应的天然气可以为欧洲提供一些灵活性。美国也可以从中受益,因为其出口LNG的船运可以比从中东绕道非洲的船只更快地到达欧洲。

“对美国(LNG)生产商来说,这可能是一个绝佳的机会,让其可以在这样一个运输路线危机的时刻拿到一些订单。”Rystad在一份文件中写道。

被堵住的船该怎么办?

据美媒报道,每天平均有330万吨货物和50艘船通过苏伊士运河。根据卫星图显示,苏伊士运河的拖船已经把卡在“Ever Given”号后面的所有船只拖拽出了航道,一些船已经回到指定泊位抛锚。

但由于脱浅进展毫无起色,一些集装箱船运公司开始考虑另一种成本高、耗时长的航线,即从非洲好望角绕道。据美媒报道,这种航线选择将给把中东石油运送到欧洲的超级油轮增加6000英里的行程和大约30万美元的燃料费用,整个行程多耗费约15天左右。

船运公司Synergy Marine的首席执行官尤奈(Rajesh Unni)称,已经有一艘集装箱船决定在南非好望角附近改道,以避开堵塞的苏伊士运河。“运河关闭的时间越长,陷入堵塞的船队就越多,对航运业以及对我们运输货物的最终消费者来说,损失就越大。”尤奈说。此外,两艘发自美国、驶往亚洲市场的LNG油轮也在大西洋中部改变了航线,正在从非洲绕道。丹麦油轮船东Torm A/S表示,客户已经询问了改道的成本。

“关于可能的替代方案,我们正在研究所有这些方案,包括好望角,但也有许多其他方案,例如关键和时间敏感货物的航空解决方案,”物流集团马士基在一份声明中说,“目前还没有做出具体决定。这将取决于苏伊士运河无法通行的时间有多长。”

“即使当前局面在未来48小时内得到解决,港口拥堵和对本已紧张的供应链的进一步延误也是不可避免的。”穆迪公司的分析师哈立德(Daniel Harlid)说,由于汽车制造商等欧洲制造商并不囤积零部件,延误的后果会很严重,运费“也很有可能在目前已经非常高的水平上增加或至少不再下降”。

自运河堵塞以来,一些地区的油轮租船费率已经攀升。能拖运100万桶的苏伊士型油轮现在每天的租赁价格约为1.7万美元,是2020年6月以来最高。伦敦船舶经纪机构Braemar ACM公司驻新加坡的油轮分析主管辛恩(Anoop Singh)表示,过去三天,从中东到亚洲航线的邮轮租用成本已经跳涨了47%。

(原标题:238艘货船被堵!疏通恐数周,苏伊士运河堵塞谁最受伤?)

(责任编辑:陈合群_NB12679)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皇冠体育_新皇冠体育app_Welcome » 238艘货船被堵 疏通恐数周 苏伊士运河堵塞谁最受伤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